淅岚

为什么陈等等那么帅啊啊啊,为什么有那么帅的人啊

无爱者段龙

无爱者。失去被爱的资格。在段野龙哉对龙崎郁夫说出。我们分道扬镳把郁夫。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,疑惑、不解、愤怒充斥在原本清澈的眸子。泪水滑过脸颊,那温度烫得让人难过,左侧第五肋间系里跳动着的地方失去了原本最为重要的意义。
“你听说了么松江组的少当家换人了...”“是吗,曾经叱咤新宿地下世界的松江组的那个若头段野龙哉失踪了,现在换成了那心腹。”二署的两个警察在讨论最近发生的事情。言语刺激郁夫即将崩溃的内心世界。眼泪又在眶里溢满,砰一拳头砸在办公桌上拿上外套出门调查事件去了,企图用大量的工作麻痹自己忘记这一切。听到动静的那两个识相的闭上嘴巴。日比野看到这样的场景随即追上龙崎的脚步.......
“老板,再来一杯。”双眼迷离看着空空的酒瓶。苦涩的酒液滑过喉头烧灼着胃袋,如同无边的红莲业火焚烧着灵魂。服务生小哥一脸无奈“mo,这位客人你不能在喝了本店马上要打烊了客人。”听到店员的劝阻,使心中的怒火更加厉害。“啰嗦。”呵斥着。这时一个穿着西装革履带金丝眼镜一脸精英的男人出现在店里,对着店员摆了摆手示意店员离开。面无表情架起醉醺醺的郁夫离开居酒屋,不住念叨ta酱,不要离开我;ta酱不要离开我,ta酱...龙哉原本不会怎么好的心情更加不好。在小巷里,把郁夫狠狠的靠在墙上。霸道地吻上那柔软的唇瓣,烟草和烧酒的味道交织成了此刻彼此之间美好。亲吻时发出的啧啧地水声,在寂静小巷里被无限地放大,刺激双方本就敏感脆弱的神经。
分开时牵扯出暧昧的银丝,为这次相遇更是增添了别样感觉。睁开双眼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ta酱。“呵,怎么会是ta酱,一定是我醉了。”熟悉的烟草味道不断告诉自己眼前的人就是ta酱;抱住与之缠绵不愿放弃着片刻的温暖。于是就这么在黑暗的小巷里干起了情事...
“啊,痛...痛...”睁开双眼发现不是熟悉的小公寓。身体那个部位被撕裂了一般疼痛,脑子还沉浸在宿醉的痛苦中。昨晚到底干了什么,苦恼的扯着卷毛。难道自己被人当成了那个给人强X了...熟悉烟草味提醒着自己那是自己最渴望的。出于习惯拿出了自从上次决别之后再也没有使用的支线手机,看一眼有无他的信息。突然间,指示灯亮了出现了一条信息。“失去了被爱着资格就让我一个承受,你只要在阳光下活好自己。因为我是没有爱一个人的资格。无爱者”郁夫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哭泣任左侧第五肋间系疼痛着......没过几天报纸上刊登了年轻警察因煤气泄漏中毒死亡。
迟来的送温暖文力不足还望大家包含.

评论(8)

热度(8)

  1. 陌弋的弋读yì淅岚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这周是双龙路线
    迟到的清明送温暖,必须挂转一下ww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