淅岚

为什么陈等等那么帅啊啊啊,为什么有那么帅的人啊

单箭头的小段子栗子的拉郎

这里萌管理官啦,林少单箭头管理官,主要戏份为林少追求管理官的小段子。文笔差遁走希望各位食用愉快
鸟饲诚一x林诚司
这一天作为管理官的鸟饲绝对是他精英生涯里的一个错误。因为遇到让他无比头痛的林诚司。一个染着十分扎眼的金发,左耳的耳钉反射别样光彩。静静的坐在问询室里,安安静静的让以为他只是一个被卷入事件的无辜民众。鸟饲一开始是这么觉得,无意间看到那个人嘴角勾起的一丝微笑,那淡淡嘲讽和不屑。眼神里冰冷和残酷,让鸟饲有了一种同类的感觉...
这时,负责问询的警察对于林诚司无奈了百般询问就是不开口。过来求助鸟饲“管理官,这个小子嘴太紧麻烦您来问询一下”。“知道了,你去忙把。”点头示意其离开,拉出椅子坐下打量着林诚司。突然间,眼前的人开口说话了“讷,警察桑我 什么时候能走阿。我没有犯罪”微笑着说着然而笑意却没有深入眼底取而代之的是不屑鄙视充斥着。看到这样的表现鸟饲微微一笑“我知道,所以请林桑说明一下现场的情况。”双手交叠支撑着下巴,注视着眼前这个人。“呵,”一丝不屑的笑声,“我只是路过警察桑。并没有参与犯事。”这时,电话铃声想起“もしも,我是鸟饲...嗯我知道了检察官。请您放心把。”转身接电话的样子映入林诚司的眼帘,嘴角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,呢喃一句鸟饲么,有趣。
于是林诚司离开了新宿警察署,本以为不会与那个精英警察相遇了。相同的气息,同类的感觉让原本躁动不安的狂暴因子在身体里翻腾着。这个感觉太美妙了简直比威胁维托去杀甲斐那个混蛋还要好...想到这里不禁笑了,好比一个男孩找到自己最喜爱的玩具。
与鸟饲的再次相遇是在街上,还是那样虚假的笑容,满口谎言让人作呕。“鸟饲管理官,好久不见了我可是很想要见到你呢。”走到人的身边在耳畔轻语,坏心眼的哈了一口热气。“林诚司,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关系把。”一本正经告诫纠缠自己不放的金发小混混。“是吗,小诚一就这么认为么。”恶劣地笑着仿佛就是谈论天气怎么样的话题那样轻松愉快。那张脸还是没有任何波澜,更加勾起了林诚司的征服欲。
“鸟饲诚一,我 一定会得到你。”说罢将燃尽的烟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灭,径直离开...

评论(6)

热度(13)